慶安烤肉縣主體建築剛封頂的潤澤園小區(1月6日攝)
  滿是農民工紅手印的討台灣褐藻醣膠薪材料(1月6日攝)
  年關臨近,在黑龍江借貸省慶安縣打工的350多名農民工因無法拿到上千萬元被拖欠的工資款而無法返鄉過年。他們拿著按有紅手印的聯名討薪材料,不斷到縣政府等部門討要屬於他們的工資款。
  記辦公室出租者調查發現,當地監管部門在農民工工資保障金上玩“花樣”、使當事企業逃避監管;而主管部門更是違規發放施工許可證,將農民工的利益置於末端。
  現 象
  高室內裝潢檔住宅小區封頂近兩月
  數百農民工持續討薪未果
  黑龍江省慶安縣今年新建的潤澤園小區是全縣最高檔的住宅小區,該小區的十幾棟樓雖已封頂近兩月,但數百農民工仍未拿到工資。這些農民工持續討薪已近兩月,不少人只能空手返鄉。
  說起討薪,來自綏化市北林區寶山鎮永新村的農民工王奎國掉下了辛酸的眼淚,他拖著多年前打工摔傷的胯骨堅持在潤澤園小區苦苦拼搏了158天后,卻沒要回工錢。他家住著低矮的土平房,患有腦梗的妻子躺在床上,連吃藥錢都拿不出來。由於家裡有外債,15歲的兒子不得不輟學去飯店當了服務生。沒要回工錢的王奎國,為給妻子買藥,被迫向兒子打工的單位提前預支了兒子一個月800塊錢工資。“這個年不知該咋過呢,想都不敢想。”王奎國說。
  來自山東德州的農民工王英祥已70歲,他微微發顫的手從棉襖口袋里掏出一張數額為12.6萬欠款的白條子,這是他們幾個工友的血汗錢,其中屬於自己的有4萬塊錢。
  “回不去家了,連車票都買不起。”王英祥說,老伴在山東的家裡還等著他回去過年呢,棉鞋是借了40塊錢剛買的,棉襖是別的工友回家時留給他的。
  慶安縣新民鄉農民工王玉春是帶同鄉出來打工的,工地欠大家伙兒的200多萬工錢,現在都向他要。他說,妻子已不堪壓力削髮為尼,留下70多歲老母親帶著小孫子在冰冷的家裡天天抹眼淚。他還惦記要回工錢後,把媳婦找回來。
  調 查
  主管違規 監管錯位
  政府淪為開發商欠薪幫凶?
  為何拖欠農民工上千萬工資款?潤澤園小區的施工單位即用工方綏化市天晟建築安裝有限公司負責人馮紹林說,本來和開發商約定工程款按工程進度支付,但開發商只給了一小部分工程款,大部分都拖著不給,至今工程主體都封頂了,雙方還未結算,所以沒錢給工人支付工資款。
  為保護農民工權益,我國早在2004年就出台了《建築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企業應按有關規定繳納工資保障金,存入當地政府指定的專戶,用於墊付拖欠的農民工工資。2004年出台的《黑龍江省建築領域農民工工資保障金管理辦法》明確規定,建設單位也就是開發商應當按照建築工程合同價款的3%向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門指定銀行賬戶繳納農民工工資保障金。
  但記者調查發現,慶安縣潤澤園小區的開發商黑龍江省龍一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慶安分公司並未足額交納工資保障金,其總工程價款為9977萬元,按3%的比例,應交299.31萬元工資保障金,但實際只交了22萬元,不足應交額的十分之一。即使啟動支付程序,22萬元保障金相對於千萬元工資款也是杯水車薪。
  慶安縣監管部門不但沒嚴格執法,還玩花樣幫助開發商逃避監管。為避免未足額收繳保障金被追責,慶安縣勞動監察部門竟把開發商一定面積的房屋劃扣到勞動保障部門抵頂保障金。慶安縣勞動保障監察局局長於洪波向記者出示相關手續表明,共四套房總價值為160.6萬元。
  但記者發現,這些“房票子”根本無法兌現。因為該小區目前尚未竣工驗收,樓房也不能出售,根本無法變現支付給農民工。
  除了勞動監察部門玩了花樣,慶安縣建設主管部門也未嚴格履行法律規定。《黑龍江省建築領域農民工工資保障金管理辦法》規定,建設單位未繳納工資保障金的,不得發放施工許可證,但事實上,潤澤園小區早已領了施工許可證。
  一位農民工表示,“開發商與監管、主管部門穿一條褲子,受害的只能是農民工。”
  反 思
  政府眼裡只有項目
  誰來考慮農民工利益
  記者瞭解到,慶安縣一個項目上千萬元農民工工資被拖欠,除了有關勞動監察部門未按法律制度把好關、建設主管部門給相關企業大開綠燈外,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需要政府反思。
  從潤澤園小區的開發商和施工方互相指責可以看出,建築市場的混亂不堪。施工方綏化天晟公司有關負責人認為,開發商未履行承諾按工程進度支付工程款,是造成拖欠的主要原因。而開發商龍一房地產公司慶安分公司認為,施工方違反法律規定將工程層層發包,以至於農民工分不清用工主體,是造成欠薪的原因之一。
  重項目建設、輕市場規範、輕民工利益是造成欠薪問題的又一深層原因。慶安縣建設領域一位幹部說,現在不敢按法律法規要求去“卡”企業,因為有時候縣裡要追求工程進度,追求產業項目進度,特別是招商引資項目進度,誰也不敢嚴要求,否則就會成為阻礙經濟發展的罪人。
  有農民工告訴記者,施工期間有領導到工地檢查,但只是到大門口看一眼就走了,檢查的是形象進度,很少檢查農民工工資發放情況。實際上,這個工地在去年秋天欠薪問題就很突出了,有農民工為要工資爬上塔弔以輕生威脅,但並未引起政府足夠重視。
  慶安縣副縣長董國生說,潤澤園小區出現的欠薪情況,確實有政府在管理上的疏忽和不到位的地方。當初政府認為開發商是個有實力的企業,看的是開發企業的“門面”,放鬆了警惕和監管。
  董國生說,此次欠薪問題,慶安縣政府會吸取教訓。下一步應加大對惡意欠薪企業的處罰力度,同時建立黑名單制度,在工程招投標等方面予以限制。
  文/圖據新華社  (原標題:農民工千萬元工資被拖欠)
創作者介紹

Mild Cleansing

yf92yflyl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